晋江市五店市:忠孝廉节树家范 崇德敬贤育民风
2018-12-11 09:35:40    泉州晚报

五店市传统街区被称为闽南传统红砖古厝博物馆

  五店市传统街区,因保留着130多幢明清以来的精美红砖大厝、华侨建筑,被称为“闽南红砖古厝博物馆”。这里同时也是一座家风家训大观园,不管是宗祠、民宅,还是寺庙,都有大量铭刻着忠孝廉节悌、仁义礼智信等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美德的训词诫文,敦促族人、后昆好学上进,修身励志。一个个良好的家风,涵养出一方优良的乡风、民风。五店市千百年来和美乡风形成的轨迹,对当今和谐社会的构建有着宝贵的启迪与借鉴意义。

 

至忠至孝 厚道仁义

  在古时晋江市区发源地青阳之最高点青阳山下,并排着两座气势恢宏、装饰精美的祠堂,一座是蔡氏家庙,另一座是庄氏家庙。五店市千年的传奇故事,就从这两座家庙、两个家族讲起。

蔡氏家庙始建于宋熙宁年间,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。

青阳庄氏家庙气势雄伟,雕饰华丽。

  据青阳蔡氏族谱记载,青阳蔡氏一世祖蔡祖辉,莆阳仙游县人,唐咸通元年(860年)卜居青阳。宋起,青阳蔡氏一族人才辈出、簪缨继世,如十世蔡次傅,嘉定十三年(1220年)进士,居官有政声,历任监察御史兼崇政殿说书、广南都运使兼经略安抚、直宝谟阁学士;明代,青阳一地文风更盛,蔡氏科举蝉联。清初,蔡氏一族又出了不少武官,如蔡鸣雷作为郑成功部队的参军,随郑成功收复台湾,后与其子蔡协吉降清,皆官封大夫。

  蔡氏家庙始建于宋熙宁年间(1067年—1077年),历代有重建,1940年9月被日寇飞机炸毁,1987年由海内外蔡氏宗亲重建。祠堂建筑面积1300多平方米,为五开间,两落硬山顶砖石木构建仿古建筑,气势雄伟,雕饰华丽。祠堂内有众多阐明家规家训的联对、碑刻,如大厅两侧朱红的板壁上,书有相传为宋代大儒朱熹手迹的“忠、孝、廉、节”四个大字;“论德论功论爵,尊尊亲亲,千年公道如见;自唐自宋自今,子子孙孙,一脉忠厚永存”,训诫子孙要忠厚踏实;“心存不愧幽独,必须慎言慎行;人乐有贤父兄,肯教为凤为麟”,告诫后世要谨言慎行。

青阳蔡氏簪缨继世,家庙内匾额众多。

  此外,修于明代的《蔡氏家谱》,提出的几则家训,要求做家长(族长)的,谨守家法,公事公办,不可有所偏袒;教诲族人不要欺诈,不要欺负别人,要安分守己、和睦相处;要求族人讲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;鼓励家族中的子弟接受教育,读书明理;要求族人看重道义,轻视钱财,对贫困的亲族以及邻里施以救济。

  晋江地方史学者粘良图介绍,《蔡氏族谱》的修编者,是青阳蔡氏第十九世孙蔡黄卷。蔡黄卷一生都在亲身实践这些家训,明嘉靖二十年,蔡黄卷任睢州训导,后来调任汝阳教谕,以高尚的德行化育民风,用“孝亲、敬长、忠信、笃敬”启迪士人,以公道正直闻名于世。他所识拔的士人孔惟德任泉州知府,彼时已退休在家的蔡黄卷,并不去祝贺。后来孔惟德带着一班同僚上门来拜见,看到他家只有两把破竹椅,其他官员只好蹲坐在小板凳上,其清廉可见一斑。孔惟德对蔡黄卷十分敬重,见其生活清苦,几次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,蔡黄卷回答他说:“愿公爱民”。

 

  诗礼传家 清正廉洁

  青阳庄氏始祖庄森,河南光州固始县人,唐朝光启二年(886年)入闽,择居永春桃源,为闽南庄氏始祖。公元1230年,世孙庄古山迁居晋江青阳,为青阳庄氏一世祖。

  青阳庄氏历代人才荟萃,俊杰辈出,在明清时期,特别是明代,科第蝉联、文风鼎盛。据统计,自明成化十年(1474年)至明崇祯年间,青阳庄氏中进士15名,举人19名,贡生8名。明嘉靖八年,庄用宾、庄一俊、庄壬春三人同榜考中进士,人称“一榜三龙”,明弘治十七年(1504年)到明万历28年(1600年)的科举考试中,五科共10人中举人,被誉为“五科十凤”。其后,该族还出了明代福建惟一连中会元、状元的庄际昌。

青阳庄氏历代俊杰辈出,科第蝉联,仅明朝一朝就有15名进士。

  与蔡氏家庙一样,庄氏祠堂两旁厅壁也书有同样的“忠、孝、廉、节”四个大字。庄氏祠堂正中悬挂着一方“万古纲常”匾额,是万历皇帝御赐表彰庄用宾的。庄用宾,明嘉靖八年进士,授官行人,后来升为刑部员外郎、浙江按察佥事。因刚正不阿得罪上司的庄用宾,三十一岁就被罢职。卸任回乡的庄用宾,在家乡兴修水利、教化乡民。嘉靖末年,倭寇围攻泉州郡城。年近花甲的庄用宾,亲自率众看守南门,看到大批难民进不了城,哭成一片。他以全家性命作保,打开城门让难民入城,拯救过万的难民。

  庄用宾还与弟弟庄用晦招募乡兵,杀了不少倭寇,倭寇大恨,竟挖了庄用宾父亲的坟墓,将骸骨带走。庄用宾兄弟闻讯,连夜带乡兵直奔贼巢,夺回父亲的尸骨,战斗中,庄用晦遇害身亡。事后地方官要为庄用宾请功,遭严词拒绝。直到万历三十二年,庄用宾去世后,其子庄凤章入国子监读书,上书报告父亲、叔父抗倭的事迹,朝廷才追赠庄用宾太仆寺少卿,赠“万古纲常”“一门忠孝”匾额。

  “忠、孝、廉、节”等庄氏优良家风,不仅在庄用宾兄弟身上集中体现,而且成为庄氏世代子孙为人处世的准则。“自祖宗积德百余年忠孝休声贻我后;愿孙子承家千万世诗书文采向人前。”庄氏家庙内这对柱联,为庄际昌撰写,意在劝勉后代继承祖先行善积德、忠孝仁义、诗礼传家的好传统。庄际昌是庄用宾的曾孙,万历四十七年中进士,会试、殿试皆第一,补授翰林院修撰,参加编修国史。明后期,魏忠贤独揽朝政,官场人人自危,贪官污吏横行,庄际昌十分愤慨,遇事敢于据理力争,不屈服于魏党权势,留下了“拒传帘官”等美谈流传至今。

  得罪魏忠贤的庄际昌,乞请返乡后,为家乡兴利除弊,做了一系列好事,他约乡邻编成自卫军守护家园,捐资修建溜石的水利工程,热心扶持家乡后进。他还对庄氏家风的承扬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,对庄用宾首倡的家规家训加以丰富完善,形成了青阳庄氏一整套完整的族谱、家规、祖训。《青阳庄氏族谱》之《续训行义传》中,明确族人、子孙要“孝悌第一、和睦第二、安分勤业第三”;《续训起家传》篇中,申明要“戒酒、戒色、戒赌、戒斗”,督促族人孝亲睦邻、遵纪守法。

 

 订立乡约 民风和乐

  千百年来,聚居在五店市的各个姓氏既和睦相处,又相互竞争,相互促进。各个姓氏纷纷订立本族的规训,尽管家规家训具体表述不尽相同,但都是从仁义礼智信、忠孝廉节悌等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正能量,督促子孙好学上进、立志修身。在良好家风的带动下,五店市一带日渐形成了和谐乐群的美好乡风。

  五店市良好乡风的孕育,庄用宾功不可没。除了注重本族家风的培育,他还致力于“乡约”建设,倡导和匡扶良好的民俗乡风。明嘉靖年间,因德高望重被推举为乡约长的庄用宾,出资对始建于宋淳熙年间、已坍塌严重的石鼓庙进行重修,并将原神庙移往两边,在中间建乡约所,即后来的乡贤祠。乡约所悬挂乡约的规条,每个家族推举出一两个代表,每月初一、十五在此聚会,有做善事的给予表彰,有做坏事的给予责罚。庄用宾还就户婚、田地、斗殴等乡村事务,发起订立了青阳乡约。

青阳乡贤祠天井内树立着《青阳乡约记》碑

  乡约施行多年后,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,《全闽诗话》中引《闽书》载:“嘉靖中,泉绅庄用宾于石鼓庙东旁设主以祀其乡先正之贤者曰夏秦、曰蔡居阳,率乡人行乡约其中,约规甚严,至于条例垂街、田畴被亩,任何盗绝,一时为盛。”庄用宾的启蒙老师、时任四川布政使的洪富,应乡民所请,撰写了《青阳乡约记》,对庄用宾订立乡约、改变乡风的经过进行表彰,如今,青阳乡贤祠中的天井,仍立着一方明万历年间所篆的《青阳乡约记》碑。

  庄用宾提出选定乡贤的标准是“论德不论官,以贤不以族”,因此,祠里最先入祀的是夏秦、李聪。夏秦是外地来教书的孤老,李聪只任过小官,但他们德行高洁,深受爱戴,后来乡贤祠继续秉承这一原则,又增祀了蔡黄卷、李逢期、庄用宾、庄尚稷、庄国桢、李伯元、吴韩起七位乡贤。

  

客居异国 家训不忘

  各个家族的家规家训,经由世代承扬,早已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铭刻在五店市人的心中。随着清代大量青阳人到南洋谋生,这些优秀的传统家风,也传到了海外。海外青阳华侨,谨遵勤俭、忠厚等祖训,顽强拼搏,诚实处世,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成就,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;秉承“恭俭而不骄”,向善睦族、赈穷恤匮等祖训,致富后不忘扶危济困、乐善好施;在“忠孝”、尽忠念祖等祖训的教诲下,始终心系故园,当祖国和民族陷于危难时,纷纷捐款捐物,保家卫国。

  言传不如身教,五店市华侨华人们,不仅将家规家训刻于宗祠、居所,更是身体力行实践这些美德,垂范后世。位于庄氏家庙旁的朝北大厝,由青阳旅菲华侨庄朝北所建。由于资金充裕,木作、石雕雇用的都是一流的工匠,大厝建得美轮美奂。大厝建成后,抗战爆发后,为支援抗战,庄朝北毅然将后续建设、装修的资金捐出。日本侵略菲律宾后,庄朝北的公司倒闭,没钱完成大厝的后续工程,以至于这座华丽的大厝既没油漆,也没有铺上石埕。

朝北大厝主人将后续建设、装修的资金捐给国内抗战,因此,这座精美的大厝没有油漆。

  朝北大厝门路石碑刻着“一心为善,正念时时现前,邪念自然污染不上,如太阳当空,魍魉潜消,此精一之真传也。”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君子所存之心,只是爱人敬人之心,盖人有亲疏、贵贱、智愚、贤不肖,皆吾同胞”等家训,告诫子孙后裔始终保持正直为善、爱人敬人之心。

  在五店市传统街区东南入口处的柳青新宅,由旅菲华侨庄铭岸于1935年令其子庄清良回乡主持建造。是一座上世纪典型的闽南大厝,宅子腰堵部分的青石上雕刻着各种变体文字,有的文字形如竹叶、香炉等,独具特色。在宅子门路的看埕堵、对看堵上,分别用石雕形式镌刻着几则格言:“凡有远虑之人,不特顾目前之生活,并虑及将来,勤俭贮蓄,预为之计”“富裕之后,益当谦逊,常存人贤于我之心,恭俭而不骄,自得天祐”“人欲得一身之健康,当日日勤于职务,彼坐食游惰,决非摄养自爱之道也。”从修身、养性、为人等各方面,对子孙后世进行劝谕。

  

  来源:泉州晚报  记者:黄宝阳 通讯员:姚诗斌 白晓玲 粘良图/文 陈晓东/图(除署名外)

编辑:王宇霆